纺织业走出失落的十年

注意:本文纯属产业现况分析,不应视为投资建议,若阅读本文后经过理性分析决定购买股票,则需自行承担投资风险。

纺织业是民国六零年代台湾经济起飞的重要推手,当年政府实施出口导向政策并广设加工出口区,促进纺织业快速发展。然而,在高科技产业蓬勃发展并成为台湾经济的支柱后,纺织业开始逐渐被投资人遗忘,十多年来股价委靡不振,直到去年两岸签署 ECFA,纺织业成为最大受惠者,投资人才重新注意到这个蒙尘已久的产业。

过去十余年间,由于国内劳工与土地成本大幅提高,纺织业者陆续将厂房移往海外,产业空洞化非常严重,纺织业 (棉、纱) 与成衣业的产值逐年下降,唯独人造纤维业仍有不错的表现 (详见【表一】)。

【表一】纺织业各部门 2001 ~ 2010 年产值 (亿元)

纺织业走出失落的十年

2010 年,棉花价格从每磅 70 ~ 80 美分暴涨至 200 美分以上 (详见【图一】),加上欧洲、美国内需市场回温,国内纺织品业产值较前一年度大幅成长。

由于人造纤维与棉花之间具有替代性,其中聚酯棉的替代性最明显,在棉价暴涨的情形下,下游厂商为了降低原料成本而增加聚酯纤维的使用量,使得聚酯棉、聚酯纤维的价格也随着棉价上扬。此外,台湾纺织业主要出口产品之一的耐隆纤维,在手感、色彩与强韧度方面,拥有聚酯纤维无法取代的特性,近两年价格也上涨不少,其主要原料己内醯胺也成为各家厂商的扩产重点 (详见【图二】)。

由于纺织业者与原料供应商通常签有长期合约,进料成本相对稳定,在产品报价急涨的情况下,获利表现相较于过去几年显得非常出色,加上 ECFA 利多加持提供市场炒作的想像空间,2010 年纺织类股表现相当强势,类股指数全年上涨幅度约为 30 %,远优于加权指数的表现。

【图一】近两年棉花价格走势

纺织业走出失落的十年

【图二】近年棉花与加工丝价格走势

纺织业走出失落的十年

值得注意的是,棉价从 2011 年 3 月开始迅速崩跌,距离最高点已有两成以上的跌幅,未来一年纺织业是否能利用 ECFA 再造新一波产业荣景,将是很严酷的考验。根据经济部的统计资料,ECFA 早收清单中开放 136 项纺织品 (含玻璃纤维) 销往中国大陆享有免税或减税优惠,佔台湾出口至中国大陆的纺织品项目约七成,总金额约为 16 亿美元。

然而,近年中国大陆沿海地区工资提高,在当地设厂的台商将受到冲击,加上最近国际油价开始蠢蠢欲动,美元持续贬值也带来通膨的隐忧,如果国际油价大幅攀升,将提高人造纤维厂商的购料成本,进而影响获利能力。

各项纺织品当中,最值得注意的是机能性布料,台湾厂商在这个领域相当有竞争力,长久以来都是欧美知名品牌的供货来源,除了宏远的极细丹尼耐隆外套,兴采、儒鸿也在高密度织物耕耘多年,準备抢佔国际知名品牌的订单。

力丽集团在聚酯加工丝领域的耕耘也有不错的成果,近年推出具有吸湿排汗、複合抗菌……等功能的衣着用机能性加工丝,仿棉感的胖瘦纱、舞龙纱……,以及防火聚酯纤维,则可以应用在窗帘布、沙发布……等家饰纺织品。耐隆加工丝则是以集盛为代表,该公司推出多款衣着用耐隆加工丝,可广泛应用于休闲服饰、运动服、风衣……等。

【补充】lativ、Zara 兴起与平价服饰商机 (December 18, 2011)

近年台湾平价服饰品牌 lativ 从网路起家,坚持採用高品质的台湾製原料,并以平价供应优质衣物,让 lativ 在短时间内掳获消费者的心。此外,去年十月,日本平价服饰品牌 UNIQLO,也正式进军台湾,陆续开了数家分店;今年十一月初,西班牙平价服饰品牌 Zara 也在台北 101 开设全台湾第一家店,据说开幕当天吸引了不少人潮。

这些现象的背后,反映了平价服饰业的兴起,许多人认为,台湾的成衣代工业者很可能是这波潮流的潜在受惠者。

对此,我抱持较保守的看法,原因是目前聚阳主要客户是美国服饰业者 (详见【图三】),其中 Kohl's、JC Penny 是百货公司的服饰品牌,Target 以量贩店为主,Gap、Hanesbrands 则是专柜服饰业者。平价服饰业者中,只有台湾网购服饰第一品牌 lativ 有较高的佔比,但也只有 5 % 左右,可见平价服饰业者对台湾成衣代工龙头的营收贡献度不高。

【图三】聚阳主要客户佔营收比重 (2011 年预估值)

纺织业走出失落的十年

虽然有新闻指出,聚阳是 Zara 在台湾的唯一供应商,但服饰业者通常不会只下单给一家成衣代工业者,加上台湾服饰市场规模不大,Zara 对聚阳的营收贡献度应该不高,从 Zara 并没有排进聚阳前六大客户名单可看出一些端倪。

简而言之,虽然平价服饰掀起了抢购热潮,但要从中找到投资机会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